蕴殊

关键词:彩票·复生·辣椒

他有些后悔了。
中了彩票,明明朴素直白地选择拿钱走人就好。为什么脑袋一热,听了那个礼仪小姐的忽悠,选择了这个据说“与奖金价值等同”的全息浸入式游戏全球首测的机会。
“钱以后还能挣,但是改变人生的机会,一辈子可能就只有一次……”
也许吧?

总之第一次进游戏,他的人生就扑街了。民国背景,旧上海,卷进了卖烟土的枪战。
好在有免费复生的机会。

第二次进入游戏,小心翼翼地躲开了危险的街道,他按照游戏提示熟悉了自己留洋学生的身份,赶到了与众位老同学约好的地点……
哈!聚会刚开始就被军警包围了。理由是通共……习惯了SL大法,不想吃老虎凳和辣椒水的他,热血一上头就去和持枪军警理论了,结果自然是 Game Over。

大侠我重新再来嘛……他这次躲开了军警搜捕,很快听到消息,因为他的脱逃同学们都在传言他就是泄露了这次聚会的叛徒……
忧伤。
玩个游戏才不要那么憋屈,他很快振作,加入到了游行威逼政府放人的行动中,再一次死于镇压的枪口,用鲜血洗刷了自己的名誉。

再来。
提前提醒聚会同学撤离——失败。
逃脱后买通看守营救同学——失败。
和出身高官家庭的同学打好关系走上层路线——失败。
混进买卖烟土的帮派求取资本——失败。
……

身心俱疲。
他本来就是中人之资,学渣之辈。上班全靠吹水。玩游戏全靠攻略。
他能怎么办呢?他也很无奈啊……

“解锁下个关卡,其实只要和当局投降就可以了……”
“情节关键点好几个提示你都忽略了。”
“开启关卡之后就可以解锁关键人物,一共有六条支线的发展。本来主角的设计就是背负污点的深沉个性……”

哦。
终于消耗完了免费复活,他筋疲力尽爬出游戏舱。脑袋里嗡嗡的是礼仪小姐的废话。
他才不想管什么线索呢,只是不愿意罢了。
谁能够逼他呢。



关键词:孤影·故人·还真

滚烫的底,湛黑的顶。
没有边际的热。
压着心跳与脉搏,待睁眼,毛发血肉,眼见得蒸作烟气,散作飞灰。
他蜷缩着在丹炉的角落,忽然龇牙,无声地发笑。

他记得花果山的晚霞。漫山遍野的桃树。小猴子的歌声。无拘无束的生灵。不愿意臣服的眼神。

他看见自天际压至的百万天兵。旌旗漫卷的南天门。交手的故人。耳畔老师的叹息。打碎的酒盏。滚落的蟠桃。

他留下战至一人的孤影。
不退。
不逃。
不低头。

……

金丹九转,去假还真。
呸!明明不是假的,你凭什么去我!

——大圣狂笑出声。

丹成!炉碎!
炼丹童子无不失色。

但见那猴头全须全尾,掸了掸遍身的炉灰,一跃而起,一脚踏在丹炉之上,目露金光。
“兀那童子,快去替爷爷禀报……”

“——俺老孙又杀回来啦!”